2021年6月15日 By admin

蘑菇街app团购入口

“你是谁?谁派你进来的?”就在厢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冯公公没有如众人预料的那样露出什么淫邪之色,而是低下头,低声道:“是哪个蠢货这般不顾大局?不知道现在联系不安吗?”

秦轲看着冯公公,想到他刚刚在众人面前的表现,和现在的样子,觉得有些怪异。但他仍然记得高易水告诫他必须凡事小心再小心,于是他低声道:“公公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公公这边有何吩咐的话,小的可以……”

冯公公看着秦轲,轻哼一声:“别装了,春分里不播种,黄梅里不打伞,冬日里裤衩生风,夏夜里蒲扇飞天!我是七七,你腰上的东西,如今只有我能认得出来!”

秦轲一愣,有些难以置信地打量起这个和他身高差不多的宦官。但他刚刚分明听到眼前的这位说出了接头的暗号,甚至连他该作答的那部分暗号都说完整了。

他立即确认了冯公公的身份,点了点头,一边挽起袖子,就在他上臂靠近腋下的位置,印着一个私章的印记,是“雨景”二字。

看见这两个字,冯公公一声叹息:“原来是景先生让你进来的……老掌柜他?”

“老掌柜转移了,他现在的情况我也不清楚。”秦轲道,“不过他应该是安的。”

冯公公微微点头:“想来这定安城,还没人有这样的本事能抓住掌柜的。说吧,你进来是要做什么?想必不是万分紧要的事情,景先生也不会冒这个险让你进来。”

“是这样的……”如果可以,秦轲也不希望进到王宫这样危险的地方来,只不过现在他没得选,自然是希望以最快的速度和面前这位代号为“七七”的人解释清楚,并且获得他的认同与帮助。

冯公公,或者说七七也确实符合一个探子应当具备的素质,首先第一点,就是对许多事情的接受速度远远超于常人,甚至可以说,他的一切蛰伏,都是在等待一道新的指令。

当大概了解了秦轲的需要,他皱了皱眉头,道:“要进入那座案牍库,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又是这种敏感的时节,这样的行动,很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

“我当然也知道不简单,所以景雨先生才会让我一定要联系上宫中的人。”秦轲道:“那你会帮我么?”

白嫩女孩的粉嘟嘟俏样

“不会。”冯公公冷漠的声音让秦轲心中一颤,但转而他又说:“但我会服从你,你现在代表的是组织,代表的是整个荆吴在唐国的隐蔽力量,我可以不认同这项行动,但我必须执行。”

秦轲吞了口唾沫,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冯公公展现出来的是一种铁血意志,让他原本那种不阴不阳的宦官气息在一瞬间退却,此刻的他真就是一个潜伏多年,为国尽忠的义士,甚至秦轲不知道的是,当年他还是个铮铮男儿,为了蛰伏进宫,他毫不犹豫地舍弃了男人最不愿舍弃的东西,着实令人敬佩。

冯公公也不多说,只道:“一会儿你跟着我,我会把你带到差不多的位置,后面的事情,会有人接手。”

秦轲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

于是冯公公靠在门口,用手戳破纸糊的窗,从那一个小洞向外仔细地观察了片刻,之后,他打开了门,秦轲低着头跟在他的身旁。

“这小子不错。”冯公公一边走一边对御厨笑道:“正好今晚活儿多,我那里缺个人用,我先把他带去我那儿,等明天早晨再把他送回来。”

缺人用?身为宫廷的宦官,虽然冯公公的地位只不过是个中下游的领事,但手下的小宦官也不少,怎么会缺人用?况且宫廷内部向来忌讳私自带男人行走,这样的举动,只怕有违唐国祖制。

不过所有人都清楚,这冯公公肯定不是要让秦轲去给他做什么活计,而且明天早晨送回来,那么这一夜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老郭当然是急得满面通红,想说又不敢说,而御厨们更是不会把话放到明面上说,找得又不是自己,和秦轲也非亲非故,凭什么去给人家出头?

因此,冯公公带着秦轲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御厨房,向着自己的住所而去。

唐国的王宫远要比荆吴王宫更大更恢宏,为了避免破绽,两人走得好像闲庭漫步,自然也需要更长的时间,冯公公没有回头,走在前面轻声道:“这座案牍库一直有李氏宗亲在看管,要从他们眼皮底下混进去有些不太可能。不过今天是杨太真的生辰,王宫内的护卫会少很多,这样的话或许有机可乘。”

“生辰宴会,看守案牍库的人也会离开?”秦轲低声道。

“不。”冯公公嘴角露出几分微笑,“但我们可以想办法把他们引开。”

“总之,你要做的,就是在我们的人把他们引开之后,趁势进入案牍库,这个时间很短,你最好快些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他没有多问那东西是什么,正如他所说,凡事他只需服从便是。

秦轲点了点头,这时候迎面而来一对宦官,领头的人与冯公公对视一眼,各自带着几分笑容,点头示意,只是看见秦轲的时候,露出几分怪异,秦轲低着头,跟着冯公公一路向前,大概走了一会儿,就到达了冯公公的住处。

“换上。”冯公公找了一身宦官的衣服扔给秦轲,动作干脆利落,“再有半个时辰,就是宴会开始的时候,我得去做我的事情,免得引起怀疑,你得自己到案牍库,一路小心些,别引起太多关注。”

“那我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进去?”秦轲问。

“你问题太多了。”冯公公冷漠地道,“等你到了,自然会明白,我会联系他们,组织的规矩,都是单线,不该你接触的东西,你不要碰,不该你认识的人,你就别认识,宫里耳目众多,知道他们身份的人越少越好。”

说着,他打开门,兀自一人走了出去,只留下秦轲拿着宦官的衣服发了一会儿呆,但很快,他开始脱起身上的衣服来。

或许是因为秦轲的身材十分标准,也或许是因为冯公公一眼就已经判断出了秦轲身形大小,这一套宦官的衣服竟然十分合身,就好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一般,秦轲换好了衣服,触摸着宦官官服那细腻的面料,虽然同样是秋衣,可相比较自己那件衣服,这料子简直是上乘之品。

“就连宦官穿得都这么好。”秦轲不得不感慨,“唐国还真是富裕。”

他想到在街头许许多多穿丝绸衣服的行人,也难怪当初他跟着一起来唐国的商队里,有一大半都是运了丝绸这样的奢侈品。

看向自己换下来的衣服,他想了想,又转过头看向那角落里的炭火盆,虽然有些不舍,但他还是把衣服扔了进去,用火折子点燃。火光很快从炭火盆里亮了起来,秦轲看着那火焰逐渐舔舐衣物,小心地翻了翻,一直到整件衣服被烧得几乎不能再作为“证据”,他熄灭了火盆,打开门走了出去。

唐国王宫的地形他已经背在了脑子里,但面对这样庞大到遮天蔽日的宫殿群,可不是那么单纯靠一张结构图就能轻松辨认的。

“广化殿……容光殿……”秦轲低着头,微微缩着身体,学着那些宦官们拘谨的样子,在路上走着,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查看着周围的情况,中途经过了一队侍女、两队正在换防的禁军,他在一处转角转了个方向,朝着案牍库方向而去。

此处距离案牍库应该还有不少距离,秦轲看着一座又一座几乎连成山峦的宫殿,整座王宫在黑暗里变得寂静异常,黑暗里似乎有妖魔鬼怪张牙舞爪肆意嘲笑,路过一座阁楼的时候,还听到隐隐约约有侍女的哭泣声和巴掌声。

没有冯公公这样的人在身旁指点迷津,仅仅让他一人面对这样一座陌生的王宫,他的心中还是生出了些许担忧。

现在最让他觉得麻烦的是,夜色下的这座王宫于他来说太过陌生,四周的昏暗令他越发难以辨认道路,那些宫殿的匾额挂得极高,在阴影里更是模糊不清,虽然秦轲在黑暗里远比他人更能看清事物,却也很难在这样复杂的路况之中弄明白自己究竟身处何处,又要去往何处。

然而大概算着方向,继续转过一个转角,只是再看面前的大殿名字,他微微一愣。

“广化殿。”秦轲的头疼起来了,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件很令人沮丧的事实,那就是他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竟然迷路了。

只是这种时候,他能怎么做?找个人问路吗?只是,他环顾四周,杨太真的生辰宴会已经开始,宫里的下人几乎都在忙忙碌碌,这路上哪儿还能找到其他的闲人?找那些拱卫王宫的禁军吗?

“别傻了阿轲。”秦轲低头对自己小声道,“找他们不是等于把自己的脖子往刀口上送么?”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