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5日 By admin

日本草莓视频app污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六月底的慕尼黑,天气初显燥热。

丛刚的私人飞机刚刚抵达机场,菲恩早已经安排房车在停车场里接驾。

能让丛刚亲自跑一趟的事儿,自然是重要的!

丛刚也骗封行朗:他此次之行,的确事关封行朗的健康。

菲恩住着拐杖等在默尔顿生物科技公司。

他已经能够自由的下地行走了。

由此可见,他的腿残,心理作用要更大一些。

现在整个默尔顿生物科技公司都在他的掌控之后,自然也就好得快些了。

“颂泰先生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菲恩的中文说得还算不错。但有时候用词时似乎有些混搭。

“行了,别跟我客套了,我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清纯麻花辫少女户外青春洋溢图片

与丛刚同行过来的,是一个生眼;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一如既往的沉默寡型;出集训营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一直被五颂养在他的城堡里。

此次派出来,就是为了护送丛刚和药剂一起回申城。

“那颂泰先生请吧!”

因为时间有限,担心丛刚嫌弃自己住着拐杖走得慢,菲恩便索性坐上了轮椅。

进去了第三重重型机甲式的保险门后,只剩下了菲恩和丛刚两个人。

足以见得他们此刻所在的地方,是整个默尔顿生物科技最为机密的地方。

无影灯亮起,在椭圆形的钛合金框架地面上,升起了两个玻璃立柱;每个立柱里保存着一个蓝色的螺旋式药剂。

“这两枚药剂,默克尔生物科技整整提纯了五年时间。相比较于第一批次和第二批次,这次的提炼纯度更高,毒副作用几乎为零。”

丛刚站在两个玻璃立柱前静静的看了几秒,“带我去看看那三个批次的试用者!”

“好的!不过第一批次试用者,已经回归到了社会,现在跟正常人无疑;那一男一女已经停药了!”

菲恩跟丛刚汇报着第一批次试用者的情况。

“停药之后,会不会加速衰老?”丛刚紧声问。

“不会!这一男一女已经停药二十年了,他们现在的实际年龄是五十五岁,但生物年龄只有四十岁左右!”

菲恩深呼吸一口,“这两枚药剂,做为我代表整个默尔顿家族献给您和封行朗先生的生日礼物!”

丛刚侧身淡淡的看了菲恩一眼,“有心了!”

“是您给了我,也给了整个默尔顿生物科技新生命……能孝敬您,那是我的荣幸,也是整个默尔顿家族的荣幸!”

菲恩是从五颂那里知道颂泰生日就在这两天的。

其实所谓的生日,也并非丛刚的真正生日;而是封行朗把丛刚从唐人街捡回去的时间。

丛刚便把那天当成了自己的生日!

“有哪些需要我注意的事项吗?”

丛刚是个细致入微的人。而且事关封行朗的安危,他必须更为小心。“有!药剂离开恒温箱后,必须在三小时之内注完!一个身体水循环,也就是十四天时间里,前七天有嗜睡现象,后七天会精神亢奋……对于您来说,这两种极端现象可以

会弱一些,但对封先生,可能会重一些!因为封先生的意志力,肯定不极您的十分之一!”

“还有什么注意事项?接着说。”丛刚微眯着眼眸。“有!一个最为关键的地方就是:这十四天的身体水循环期间,不能饮酒!甚至于不能吃带酒精的食物!因为那样会削弱药剂的作用!提纯这么一剂量,需要四五年的时间

,也就意味着要等下一轮,还需要五年时间!”

丛刚静静的盯看着眼前轮椅上的大男孩儿,淡淡的问:

“为什么不留给自己?”

“送给颂泰先生您,才以体现出这两枚药剂最大的价值!”

菲恩微微换息,“往自私了说,这能保默尔顿家族的平安,和默尔顿生物科技的昌盛!”

丛刚默着,并没有接菲恩的话。

顿上片刻之后,菲恩又说道:“还有一个原因:我还没有找到能让我过分留这个世界的理由!”

“那觉得我有这个理由?”丛刚不动声色的淡淡问道。

“有!”菲恩微微一笑。

丛刚深深的凝视着菲恩那人畜无害式的微笑,没有接他的话。

“其实最简单的原因就是:我还年轻啦!”

菲恩耸了耸自己的肩膀,“几个四五年时间,我都等得起!”

可颂泰和封行朗却等不起了!

“是在提醒我老呢?”

丛刚浅勾了一下唇角,“还是在提醒应该早点儿认识?”“以颂泰先生您的敏锐,又岂会不知道我父亲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在开始研制这类药剂呢?当年可是名噪一时……但为了整个默尔顿家族的安危,被我父亲故意传讹成试验

失败的骗局!这才保住了这药剂!”

菲恩苦涩的笑了笑,“为保自己的四个孩子,我父亲致死都没有使用!”

“那母亲知道这两枚药剂的存在吗?”丛刚随口问道。

“不知道!她跟其他人一样,以为只是我父亲想扬名立万的骗局而已!”

菲恩的眼眸黯然了下去,“这也是我父亲的意思!或许我父亲并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爱我母亲吧!”

彼此默了一会儿,丛刚幽幽一声,“也就是说,这两枚药剂价值连城啰?”

“何止价值连城啊,可以说是无价之宝!”菲恩淡淡的哼声,“要是让世人知道我们默尔顿生物科技有这样的生物技术能延缓人类身体上的衰老,那整个世界都要乱套了!那样默尔顿家族也就成为人类相争抢夺的枪

靶子了!”

“这个秘密,有多少人知道?”丛刚淡声问。

“一共四个……我父亲已经过世了!”

菲恩轻扬了一下眉宇,“还剩下三个人!”

“还要谁知道?”丛刚紧声问。

菲恩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不动声色的丛铡,随之又摇了摇头。

“我不方便说。但我能保证,他绝对威胁不了我们!”

见菲恩不想告之,丛刚也没有再追问什么。

因为菲恩知道,如果他说了,就等同于判了那个人死刑!

“有没有其它有可能会发生的意外不良反应?”

丛刚眯眸,细致的问:“需要在默尔顿生物科技里待足十四天,也就是一个身体的水循环时间吗?”

“颂泰先生,您是在担心封行朗扛不住吧?”

菲恩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以他的身体状况,肯定没问题的!问题是……我怕扛不住!”

“什么意思?”丛刚冷声问。

“应该不想让他知道这药剂的真正作用!所以封行朗的这十四天对来说,简直就是个折磨!”

菲恩吁了口气,“因为要是前期嗜睡现象严重的话,可能会秒睡!也就是说,开着车时,就有可能会睡着!关于酒精的问题,能限制他不出门应酬吗?”

“这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处理好!”

虽说丛刚说得如此的风轻云淡,但他的眉宇却是蹙的。

封行朗有多难搞,他比谁都清楚!

“注意事项我都告诉过您了,具体怎么操作,您看着办。”

菲恩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丛刚不经意间流出的愁容。

“带我去见那三个批次的试用者!”丛刚淡淡一声。

……

这是郊区的一幢木质别墅,从别墅的外观和里面的布局来看,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家庭。

院落里,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个六七个月大的婴儿,正在给院子里的花木浇水。“这叫中年男人叫约翰,是我父亲的第一批试用者。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试用者,只是以为自己得了某种小病,后来康复出院了!他怀里抱着的,是他的孙子。我父亲随访

了他十年,我接力了七年时间,一切正常!”

透过车窗,丛刚举起了高精度的望远镜:监看着这个中年男人的一举一动,以及四肢的协调,面部的表情等等。

“会有抗药性的可能现象发生吗?”丛刚淡声问。

“深海不死水母,以及深海藻类提取物……人体发生抗药性的可能,几乎为零!”

菲恩在感叹颂泰先生专业的同时,也感叹着他的太过谨慎细微。

像颂泰这样的人,不应该如此惜命才对!

十分钟后,那个叫约翰的试用者便被打晕带到了丛刚的面前。

丛刚花了一个多小时,给这家伙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

“有过处理突发情况的经历吗?”

丛刚问向身旁的菲恩。

“没有!因为这三代试用者,都没有出现在不良反应!”

微顿,菲恩疑惑的反问一句,“颂泰先生,您是在担心封行朗吧?”

丛刚的动作微微僵化了一下。

“虽然封行朗的身体素质远不及您,但要比一般人要好一些。”菲恩抿了抿唇,“或许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如果他每天应酬酗酒,怕是这药剂也起不到该有的作用了!顶多就像是打了一针营养液而已!那就可惜了我这四五年的心血了!

“这件事儿,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丛刚冷冷一声。

“您放心吧,我也要活命的!”

菲恩摊了摊手,“说出去,无疑是带着整个默尔顿家族自掘坟墓!我不敢,更不会!”

两个小时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丛刚一行人便离开了这里。

手机的振动,打断了丛刚跟菲恩的交谈。

电话是封行朗打过来的。丛刚的眉宇轻轻的扬动了一下,很细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