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5日 By admin

茄子视频appiavbobo

苏七闻言,下意识的也看向了夜景辰。

虽然她早已经猜到了他想等她找回身份、找回婚约,可她还是想亲口听他说。

夜景辰深邃的黑眸微微敛起,“本王会娶顾清欢,但不是现在。”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宠溺的看了苏七一眼,但同时又怕她听不明白与多想。

当看到她那双亮如星辰般的明眸依然如初时,他的心脏又忽地紧了一下,她是不在乎么?所以才会连眸色都不变一下?

太后不动声色的将两人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

听到夜景辰说会娶顾清欢,她却未曾看到苏七有什么神色变化。

两人之间的关系的确如同外面所传的那样亲密无间,却又总让她觉得,他们不仅仅如此,似乎还隔着什么东西,。

她抿了一口茶,斟酌了一番又试探性的开口,“哀家知道你对苏七如何,既然你仍然要娶顾清欢,那哀家便认了苏七为义妹,介时……”

没等太后把话说完,夜景辰直接打断她的话,“不用。”

苏七总有一日会回到顾家,拿回她的身份与婚约,他由始至终要等的不过是她名正言顺地回来。

他要让世人皆知,他的婚约为她而求,他要迎娶的只有她。

周薇_光阴十月

太后被夜景辰拂了好意,不禁有些尴尬的看向苏七。

这时候的苏七仍然淡定的坐着,仿佛任何话题都与她无关似的。

她的波澜不惊令她心弦一紧,似乎只有这样心性的姑娘才能配得上夜景辰,可一想到夜景辰的身边会站着别的女人,她的心底便会无端的打翻五味瓶。

“好,哀家知道了。”太后收回思绪,唇角强挤出一抹笑,“这是你的事,哀家便不掺和了,哀家今日来,主要还是想瞧瞧苏姑娘。”

苏七这才接过话,“多谢太后娘娘抬爱,我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太后突然示意身边人将东西带上来,送到苏七的面前。

“上回苏姑娘救了皇儿,却连一样赏赐都未收下,这次又在画舫船上立下大功,哀家便将两桩事的赏赐都放在了一起,作为哀家的一番心意,还请苏姑娘莫要推辞了。”

宫人将几个盒子的盖揭开,立刻露出一片金光闪闪。

太后记得她与小七一样喜欢金子银子,所以赏下来的是一碇碇的金子。

苏七差点没被金子的光芒晃瞎眼,她的唇角止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上次她是心里堵着一口气,所以连金子都没有要。

这一次,她说什么都不会再把金子推开了。

“那便多谢太后娘娘了。”

苏七把金子收下了,太后也就起身准备回宫了。

宫人去带小皇帝过来。

苏七与夜景辰把太后送出正厅,一起站在外面等小皇帝。

整个过程,她脑海里都是那些灿灿的黄金,以致于一不小心便会偷乐出声。

她还没有高兴太久,手腕便被夜景辰不动声色的握了一下。

苏七赶紧回过神,努力的把表情绷住了,不让自己太过得意忘形。

夜景辰看着她的模样,霎时有些哭笑不得,知道她控制不住的心情好,是因为那些个金子。

他还在想,如果以后不小心惹她生气了,他是不是他可以照搬这个法子,让她‘见钱眼开’?

小皇帝很快被宫人带了过来,他似乎与小七玩得很开心,额头上渗出了一层薄汗。

太后心疼的替他拭了汗,让他与夜景辰问礼,而后才牵着他的手离开。

在太后上凤驾的时候,她回眸看了夜景辰一眼,那一眼饱含了思念与不舍,还有丝丝眷恋跟爱意。

很快,所有情绪都被放下的帘子挡住。

苏七牵着小七的手,站在夜景辰身边。

对于太后的眼神,他宛若未见一般,在凤驾消失在眼帘后,立即牵上了小七的另一只手,三人一起转身回府。

路上,小七兴冲冲的说起刚才与小皇帝玩了什么,到最后,他突然仰头看向苏七。

“娘亲,皇帝哥哥方才问我,知不知道小辣椒住在哪儿,我与他说了那处小宅子。”

苏七的眉头霎时一蹙,还没待她说话,小七又晃了晃她的手,“娘亲,我也想跟小辣椒,还有骆哥他们一起玩儿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呀?”

苏七隐下心底浮起的想法,朝他笑了笑,“明儿我便带你去。”

“那……”小七顿了顿才贼兮兮的问道:“娘亲今天可以遵守那天答应我的事了么?今晚我们跟父王一起睡好么?”

“咳……”苏七干干的咳了起来,小脸烧得通红,压根不敢去看夜景辰。

那天她答应小七之后,一直哄着他没跟夜景辰说,美其名曰要给夜景辰一个惊喜,她原本是想慢慢让小七淡忘那件事,先与他一起做别的事,哪知道,小家伙心心念念的只有这一件事。

小七生怕苏七不答应,可怜巴巴的又重复了一遍,“娘亲,我现在只想做这件事,你眼下的身体也已经好了,你就答应我了吧。”

苏七怂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虽然她一直当鸵鸟没有抬头,但她也能感受到夜景辰灼灼的眸光落在她身上。

小七干脆握紧了他们俩人的手,赖在原地不走了。

“娘亲,所以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他早就知道娘亲的脸皮薄,反正他的眼泪是最管用的东西,她若是拉不下脸,他便用眼泪让她点头。

苏七没办法了,顶着一张红透了的脸看看小七,又瞅瞅夜景辰。

“那那……那便陪你一起睡一天。”

小七闻言,立刻高兴的在原地蹦了几下,一脸‘求夸奖’的迎上他父王的视线。

“父王,你听到了么?娘亲说今日要与我们一起睡。”

夜景辰这才反应过来,眸底闪过一抹喜不自禁的笑意,抬手摸摸小七的头,“好。”

苏七已经没脸再看任何人了,她继续鸵鸟到底,垂头往前走着。

小七还在设想晚上要怎么睡,他想睡中间,左边是父王,右边是娘亲。

然而,他美滋滋的设想才出口,小肩膀上便出现了一只微微用力的大手。

“平日你们一直都在同睡。”

小七一脸的不解,“是呀,父王想说什么?”

夜景辰看着他愈发像苏七的眼睛,“父王平时自己睡,今日难得同睡,难道不应该是父王睡中间?”

苏七与小七一起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