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4日 By admin

抖阴app富二代

这边厢一干人等在宿国公府,饮酒祝贺。

那边厢报喜的官差直接来到了万年县衙。

新任万年县令朱超闻言今次会试会元,乃是万年县的学生,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贾三,你可知道林家村林然的具体情况?”

“县令老爷,这林然说起来。”

“跟贾三我还有些许情谊在里面。”

已经升任县衙捕头统领的贾三得意洋洋的开口回应道。

是啊,想当初。

林然初来万年。

很多事情都是贾三帮忙出面打理的。

包括当时为五百名士兵找房子住。

为林然寻找制造生产豆芽的场所。

肤光胜雪纯净美眉樱花树下写真

都是贾三一人操持的。

也让林然一直对贾三感激有加。

“哦,既然还有这等事情。”

“九岁就乡试头名,十岁便是会试会元。”

“这林家村当真是个风水宝地,还是这少年郎确实是才华横溢。”

“本官今日便亲自前往林家村现场查看一番。”

朱超听闻贾三所言,抚摸着下巴上的胡须,思索片刻后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还请报喜的官差稍等我们县令老爷片刻。”

“贾三立即去准备马车去。”

于是,很快两匹快马和一辆马车,从万年县衙直奔林家村方向而来。

林家村口看门的刘老汉,远远的便看到了两匹快马和一辆马车前来。

于是便立即通知了张正。

在林然不在的这段时间里。

林家村的大小事务都是由张正暂时代为管理的。

这也是林然临走时亲自交代下来的。

整个林家村的村民,并无任何异议。

“张正,张正。有两匹快马和一辆马车往咱村来了。”

刘老汉过去给张正汇报道。

作为一名恪尽职守的打更人。

刘老汉已经达到了忠于职守的境界。

“哦,跟我过去瞧瞧。”

张正闻言,立即向村口走去。

自从公子进长安赶考后。

林家村已经很久没有外人来过了。

“贾三,你确定这里就是林家村?”

“本官怎么感觉比我们万年县还要干净一些。”

“这村庄修建的也是像个城堡一般,而且都是红砖碧瓦的。”

县令朱超惊讶的开口询问道。

“老爷,错不了。当年俺随吴县令多次来过此地。”

“这肯定是林家村新建的新村。如今林家村被林公子带领的富裕起来了啊。”

贾三掀开窗帘赞叹的开口回答道。

“老爷,门口出来那人,俺认识。”

“乃是林然的士兵张正,深得林公子信赖之人。”

张正和刘老汉刚刚走到村口。

两匹快马已经停在了村口前。

“林然可在村子里?”

“我们是报喜的官差,恭喜林公子喜中会元。”

官差短短两句话,让张正和刘老汉瞬间喜出望外。

“老刘,快去给伯父伯母,以及全村的老百姓报喜。”

“今天中午咱们全村大宴······”

早就激动的浑身发抖的刘老汉闻言,一溜烟往村子里跑去。

“张正兄,好久不见。”

一道略显熟悉的声音在张正耳畔响起。

张正闻言看到马车上下来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

“贾三,好久不见。”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今日刚刚接到喜报,中午一定要陪哥哥痛饮一番。”

张正开心的往前几步,拍打着贾三的肩膀开口说道。

“张正兄,这是新任的县令老爷。”

“我们这不是跟着官差一起来林家村报喜的吗。”

张正闻言,立即恭敬的给朱超施礼。

“武骑尉下属张正,拜见县令老爷。”

“免礼,免礼。”

“今日本官是来林家村贺喜的,无需多礼。”

朱超微笑着抚摸着胡须开口回应道。

“快请进,俺这一激动竟然让报喜的官差和县令老爷在外面候着。”

“真是招呼不周啊,还请诸位不要介怀。”

说完张正便带领四人往村子里走去。

“张正,俺儿子考上了······”

“俺儿子真考上了?······”

林正泰和孙氏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身后跟满了林家村的村民。

不得不佩服刘好汉的报信能力。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通知到全村。

不知道跑掉了几双鞋子。

看到林然的父母以及身后的众位村民到来。

报喜的官差将喜报打开。

一人大声的宣念了起来。

“万年县男,林然。年十岁·······在这次朝廷举办的会试中,高中会元,独占鳌头······”

报喜的官差话音刚落,整个林家村的上空都热闹了起来。

左井泉带领孩子们也及时赶到,听到了喜报的内容。

孩子们大声的欢声高呼。

“老师真棒,老师真棒······”

族长林水昌激动的老泪纵横。

“林家列祖列宗在上,你们也该为林家村骄傲了吧······”

如果不是荷花扶住孙氏。

这个辛劳一生的女子,差点就要被这激动的惊喜给幸福的晕倒在地。

孙氏的眼泪根本无法控制的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这是幸福的泪水。

一滴滴滚落的晶莹的泪滴,无不闪耀着孙氏的幸福和喜悦。

多年来的渴望和期盼,一旦成为现实。

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心境。

更何况是身为母亲的孙氏······

“赏···张正给两位官差准备喜钱。”

林正泰激动的语无伦次的开口说道。

“伯父放心吧,这些小的马上准备。”

“今天中午咱们林家村好好庆贺一番。”

“连县令老爷都来道喜了呢。”

张正将朱超指引给林正泰和孙氏开口说道。

“草民拜见县令老爷。”

林正泰和孙氏闻言,赶紧参见道。

“快快请起,今日老夫也是来道喜的,无需多礼。”

朱超赶紧快走几步将林正泰和孙氏亲自搀扶起来。

开玩笑呢。

人家的儿子可是会元。

分分钟混个官职。

都不知道比他这县令大多少。

朱超现在可一点也不敢托大。

深知会元含金量的他,太清楚以后林然的未来是多么的宽广明媚了。

“张正,喜钱来了。”

专门负责财务的士兵将两块金饼子塞到了张正的手里。

张正高兴的给两位报喜的官差一人手中塞了一个金饼子。

报喜的官差瞬间傻在了当场。

就连朱超和贾三也呆住了。

这是什么神操作?

竟然拿金饼子做喜钱?

他们送了这么多年喜报,能混到银饼子都是屈指可数。

金饼子是从来不敢奢望的。

开始上官安排他俩今年为会元报喜的时候。

他俩开始激动异常,以为今年可以多讨几个喜钱。

不曾想会元竟然是万年县林家村的一个小后生。

让他们瞬间失落了许多。

一个小村庄,再怎么样也无法和大户人家相比较。

更不用说那些世家权贵们了。

“公子,这···喜钱太重了吧?”

报喜的官差,瞬间连称呼都尊敬了起来。

俗话说的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么大喜的消息,俺觉得一点也不贵重。”

“两位尽管收起来便是。”

“如果,俺们公子在的话。也会这么做的。”

张正微笑着开口说道。

“好,如此就多谢公子了。”

两位官差美滋滋的将金饼子塞进了衣袖里。

这可是顶的上他们几年的俸禄啊。

难怪今天起来眼皮直跳,原来是财运到了。

“张正,快点安排客人们入座。”

“让厨房门行动起来,杀猪宰羊啥的,你看着办······”

从激动之中缓过神的孙氏开口吩咐道。

“夫人,尽管放心吧。小子一定会办好此事的。”

正午的阳光照耀着整个林家村的广场。

一桌桌的酒席被士兵们摆放的错落有致。

香喷喷的饭菜让人食欲大增。

新鲜的瓜果更是让朱超和贾三的眼睛睁的老大。

他们终于知道拿出两块金饼子做喜钱的底气了。

如此富裕的林家村,实在是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能力。

听说了林家村的富裕,知道如今十里八乡的女子无不已嫁到林家村为荣。

可是亲眼所见的还是让他们深深的震撼着。

“父母官亲临,让我们整个林家村蓬荜生辉啊。”

“老夫作为林家村族长,敬县令一杯。”

林水昌起身致意道。

“老族长客气了,以后林家村有林会元的庇护。”

“未来前景不可限量啊······”

朱超端起酒杯开口回应道。

“来,喝酒······”

“喝酒······”

大人们一个个端起了酒碗,为他们林家村的骄傲而干杯。

孩子们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大人们的样子举起了茶杯。

为他们心中的老师干杯。

如今老师已经是会元了。

只是不知道会元以后是什么?

于是刘根好奇的跑到了左井泉的面前,好奇的开口询问道。

“左老师,会元后面还有什么元啊?”

刘根的问话让整个广场都安静了下来。

其他的孩子们更是瞪大眼睛注视着左井泉,渴望在他的口中得到答案。

“刘根啊,会元的上面还有状元。”

“你们在老师走的时候,不是说过让小林老师考个状元郎回来吗?”

“左老师感觉,你们的祝福可能要成真了。”

左井泉慈祥的抚摸着刘根的脑袋开口回应道。

“哦···老师要成为状元郎了····”

“老师要成为状元郎了······”

孩子们一起蹦跶了起来。

开始他们是欢乐的。

是真诚的···

是那种孩子们最单纯的为老师感到快乐的。

“俺想老师······”

突然间林雪的一句话。

让所有的孩子们都痛哭失声起来·····

“俺也想老师了···每天都想······”

“俺也是···”

泪水挂满了每一个孩子们的脸。

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很多大人们都被感到了。

他们知道自己家孩子的真实想法。

是林然教给了他们知识。

是林然带给了他们如今的生活。

就连如今他们吃的,他们住的都是林然带来的。

林然如今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是任何人也替代不了得。

县令朱超见此大感疑惑。

当张正在他耳边轻声低语一番后。

朱超也被深深感到了。

林然的心胸之宽广,让身为县令的他感到汗颜。

一个十岁的少年郎作为村长能将林家村治理的红红火火。

作为老师能让孩子们如此心存感激。

无疑他是值得人们尊敬的。

这样的少年郎也是值得朝廷重用的。

朱超突然之间有了一个决定。

他决定将这一切所见所闻,以奏折的形式上报朝廷。

也算是自己作为父母官应尽的一份责任。

“哭什么哭?”

“你们这帮臭小子连你们老师的娘亲都惹哭了······”

刘老汉起身开口呵斥道。

“对,孩子们不要哭了。”

“孩子们应该为老师感到高兴才对。”

“左老师也知道你们想老师。说不定老师也很想你们呢······”

“如果老师知道你们在这里伤心,他在长安一定会非常难过的。”

“你们只有好好学习,争取以后像老师一样高中会元。”

“那样才是对老师最好的回报。”

不愧是做过教育事业的人。

左井泉几句话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孩子们闻言迅速停止了哭泣。

是啊,如果老师知道了。

他在长安城一定会难过的。

为了不让老师在长安城难过。

孩子们决定化悲愤为力量。

好好学习,争取像老师一样高中会元······

心中的信念一旦树立起来。

人生便有了追求的目标。

不管成功与否。

至少曾今努力过。

也许这些孩子们,几年以后···

十几年以后真能高中会元呢。

未来的事情,又有几个人人能说的清楚。

孩子们的心绪得到稳定以后。

整个广场的氛围重新被欢声笑语给包裹了起来。

大人们纷纷举起酒杯。

林正泰被敬酒的乡亲们轮番轰炸。

原本酒量就不大的他,很快便喝的红光满面。

可是他仍然都每一位前来敬酒的乡亲们,来者不拒。

今天是儿子高中会元,大喜的日子。

就算是自己喝到吐血又如何。

人生又能有几个如此值得高兴的时刻呢?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