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2日 By admin

杜冰若麻豆传媒

黑龙猩红的双眼中充满了怒气,痛苦地仰天长啸:“你分明已经死了!死了!为什么还要来阻止我!”

神龙确实已经死了,又或者说,他回到了自己诞生的地方,回到了他的故乡——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

也许他能够重生成为一个全新的存在,延续他至高无上的强大神话,此刻金色圣光的威严依旧,仿佛是那个逝去的王者,高傲而沉默地立于云端,向这个世界宣告着自己亘古不变的意志。

手捧着玉盒的高长恭神情也颇不平静。

面对之前洛凤雏毫无保留的攻势,他数次于火海中命悬一线,如今虽然捡回一条命,可身上经脉内脏多处受伤,骨骼更有十几处断裂,还好有强大的气血底子撑着,只是想要全部恢复,怕还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调养才行。

令高长恭未曾想到是,就在刚刚光芒绽放到极致的时候,一股平和的力量顺着玉盒底部涌入了他的掌心,再由掌心向四肢经脉传递,不断地带动起他的气血运转,几息之间竟是令身体痛楚悄然减轻了不少,甚至受伤严重的地方也有了愈合的迹象。

“不愧是神龙逆鳞,想来比起那几件上古神器也毫不逊色……”高长恭歪头苦笑,思索道:“要是一开始拿出来,也不至于扛不住那疯婆娘的火势了。”

不过他只是带着几分调侃之意,倒不是真的心有抱怨。因为他明白,作为一个气血修行者,精神意念控制非他所长,哪怕已经进入大宗师境界,逐渐感悟天地,糅合万物造化,却仍旧不具备什么控制神器的力量。

碧落苍穹本身是一件防御之物,又似乎与鸾凤的先天火术相克,自然不需要他催动精神意念去控制,而神龙逆鳞这回所展现出的强势,则是因为心魔从诞生之初便是神龙最为在意的对象,神龙至死都在与心魔较量,此次“重逢”,又怎会任由其占据上风?

可洛凤雏不同,虽然高长恭不知道她的圣人境界如何而来,却也能直接地感受到她所释出的力量,与神龙一般无二,皆是光明正大的先天之力,非但没有附着什么邪祟气息,甚至蕴藏着某种神性,那未必能引发神龙逆鳞的反击。

万一事与愿违,被洛凤雏乘机夺走了逆鳞,那样等于平白给她多送了一件神器,岂非弄巧成拙?

高长恭默默注视着那条在地上痛苦挣扎的黑龙,听着他不断哀嚎、怒骂却又无可奈何,突然叹道:“我现在有点好奇,这会儿你应该看到了有关那小子的一些过往,那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别的事情?比如……刚才那个火气很大的疯婆娘,她究竟是怎么修行到圣人境界的?”

居家小美女清晨唯美高清写真图片

回应他的是一声足以震退三军的巨吼。

黑龙破败的躯体里,秦轲正痛苦地挣扎着,包裹着他的黑色雾气仿佛无穷无尽,将他挤压进了一个极其狭小的空间之内,令他动弹不得。

“秦轲!”

尽管那张脸只是一闪而过,但张明琦此刻看得清楚,联想到高长恭之前说过的那句“也许你认识”,一时间有些不明就里。

秦轲为什么会在那条黑龙的身体里?难道之前与鸾凤大战,隐于云层深处的也是他吗?可既然是秦轲,他又为何要与己方为敌?

千头万绪一下子涌上心头,张明琦只能把目光投向了高长恭,神色古怪。

高长恭轻轻锁眉,面色逐渐凝重起来,他知道黑龙与秦轲之间彼此牵绊,正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神龙逆鳞的确强大,甚至能一时压制住精魄不完整的心魔,然而时间拖得越久,心魔从秦轲身上所吸取的力量就越多,再想一举击败心魔,则难于登天。

最终的对决,还是在秦轲与心魔之间。

“神龙逆鳞已将这家伙削弱至谷底,如果此时你还不能胜过他,那只能说我与宛陵对你的期望终究是一场空想了……”高长恭低声自语,捧着玉盒的手依旧平稳如初。

似乎是为了回答他的顾虑,地上的黑龙痛苦地蜷缩成了一团,身形又缩小了一大圈。

痛楚不断地撕咬着黑龙,令他绝望地发出一声声哀嚎,而覆满他双眼的猩红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褪去,露出黑白分明的瞳仁,闪耀着平和的光芒。

“蝼蚁,你怎么敢!”黑龙张开大嘴,嘶吼响彻云霄,龙身也跟着颤抖起来。

秦轲的身影愈发清晰,他正捂着自己的头,粗犷的声音仿佛不是他所拥有的那样:“滚出去!滚出去!”

或许是困在龙躯里太久,他那人类的皮肤上已经生出了许许多多黑色的鳞片,双手皮肤皲裂发黑,指甲尖锐弯曲,甚至额头两侧伸出了粗短的黑色犄角……

高长恭呆了一呆,立即回忆起当初叶王陵中沉睡了百余年的叶王。

叶王自认能凭借神龙逆鳞,保持肉身不腐,再以大阵汲取龙气,逐渐褪去人身,化为新生的神龙,君临天下。

只是他最终还是失败了,但他的路子并未全部走错,想要由人化龙,首要便是褪去所有身为人类的特征,真真正正地变成一个不容于世的怪物。

秦轲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双手,却是用自己锋利的指甲划开了身上坚硬的鳞甲,甲片崩裂,露出下方血淋淋的皮肉,一股剧痛如潮水般涌入脑中,令他几乎当场昏厥,然而他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再度用双手握住了额上的短角。

“啊——”一声惨叫,他双手用力,竟强行折断了那两根短角!

创口顿时流出黑红色的血液,想来这两根短角已然融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如此生生掰断,无异于亲手斩断自己的手脚。

秦轲嘴角抽动着,没有丝毫犹豫,眼中只剩坚决,随着他胸膛上下剧烈起伏,每一次呼吸都仿佛带来了千万把利刃,无情地剐过他身上的那些新鲜创面。

他却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清醒。

短角被他狠狠地掷向远方,触到大地便化作了一片黑色的浓雾,被风一吹,消散于无形。

几息之间,他眼里的血色居然几近褪尽,那道盘踞在心头的阴影也因此变淡了许多,好像随时会消失。

“我可不想跟你玩什么捉迷藏……”秦轲终于能以自己的意志说出话来。

秦轲知道那抹阴影藏在哪里,但他同样知道,想将那抹阴影彻底驱逐出自己的身体是何等困难。

心魔被神龙压制之后,神龙逝去,而心魔却依旧潜藏于神龙的肉身,再之后,神龙的肉身被万蛇分食,小黑成为那条登天之路上走得最远的王蛇,此刻也已经完全融入了自己的身体,如果不是靠着来自外部的神圣金光压制,他甚至连这片刻的清明都无从获取。

秦轲静静等待了一会,再度深呼吸了两下,似乎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锋利的指甲抚上心口,重重地落下。

一划。

殷红的鲜血像决堤的洪流,令人窒息的痛楚几乎一瞬间将秦轲的意识撕得粉碎,他的手在颤抖,整个人也蜷缩着战栗起来。

秦轲的眼前一片黑暗,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流入黄土,他如梦呓般道:“爹……娘……师父……”

但诡异的是,鲜血不过片刻便停止了喷涌,秦轲胸前那道骇人的裂口翻动着,好像变成了一头怪兽的巨口,贪婪地吞噬起那些血液和皮肉,甚至裂口开始逐渐合拢。

秦轲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狰狞无比,可他同样知道此刻或许是他一生中最不该怯懦的时候,如果临阵脱逃,恐怕他再难找到机会压制心魔,于是他的右手赶在裂口合拢之前,向着胸腔内部伸了进去。

他终于触摸到了。

咚咚。

咚咚。

好像战鼓一般有力,好像雷霆一般惊人,那股力量此刻正寄宿在他的体内,如一只正在不断汲取养分的幼苗,它正在期待,期待着成长,期待着自己某日的……重生!

再临世间!

秦轲却毫不留情地攥住了这棵“幼苗”,用力地将它从自己的心脏上拽离,牵扯起了周围无数的经脉与血管,那团血肉伸出了许多“触手”,一条条地咬紧了他的五脏六腑,像是在做着最后的抵抗。

这也是一颗雄壮有力的心脏,上面长着狰狞的甲片,最深处透出幽幽的黑色光芒,每一次跳动,光芒都跟着会强上一分,从中流淌出的毒血,正是侵蚀改造秦轲身体的来源。

龙的心脏。

神龙赠予他的精魄所在。

也是心魔衍生出力量的源泉。

秦轲攥紧这颗心脏的时候,左眼里竟再度涌出大团血色,转瞬遍布了整个眼球。

“不……”秦轲的喉咙里发出一声暴戾的嘶吼,心魔预见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鼓起了自身能调动的一切力量,想要控制秦轲把心脏重新送回到胸腔里。

“你疯了!没了他给你的力量,以你现在的伤势,你会死!会死!”

秦轲的右眼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居然扯动嘴角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他当然不想死,甚至比这世上大多数人都想活下去。

但他又明白很多时候选择权并不在自己这里。

“我不这么做,你会让我活着?”

“凡人,奉献出你的躯体,这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你知道曾经多少人渴求过这份荣耀?当年万人之上的叶王,他可是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了无数次,你难道不想要这样的荣耀?”

“荣耀?既然你这么看重这份荣耀,为什么不去找那些愿意跪在你面前求你的人?”

“蠢货!如果不是‘他’将自己的精魄赠予了你,我又怎屑多看你一眼?”秦轲看上去像在自言自语,一时声音清亮高亢,一时声音暴戾低沉,“我已经失去了逆鳞,能让我重回世间的,只有你,只有你!”

“那与我何干?”清亮高亢的声音带上了几分怒意,秦轲嘶吼道:“我从来未曾要过那个什么精魄!也从未有过你那种野心,我只是想好好活着,那我又凭什么要被你吃掉?”

心魔早已看到了秦轲的过往,也知道了秦轲心中一直憧憬的未来,然而他对此嗤之以鼻,一抹冷笑呈现到秦轲的脸上,显得分外阴寒,他嘲讽道:“你以为你的那些愿望能实现?告诉你,拥有那个印记的人,根本不可能好好活着,甚至不算是为自己而活着,那是来自世外的一双眼睛,他们可以通过操控你,观察整个世间,甚至某一日,你会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他们的爪牙。而我……我才是这世间的守护者!所以应该活下来的……是我!不是你!”

那颗龙心再次靠近了胸腔,感觉只需微微发力就能被推回到原本的位置,与秦轲的心脏融为一体,诞生新的伟大存在。

但这一点点的距离,又好像天空与大地那般显得无比遥远。

“你说得对……我本该死在那年的荒原上,死在我爹娘的身边。”秦轲惨淡一笑,左眼虽然血色依旧,却流出了一滴清澈的眼泪,“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将那年的事情藏在心底,假装它从来没有发生过,就好像假装我从来没有吃过爹娘递来的那碗肉……”

“我对很多人说过那段经历,包括我师父,我告诉他们,爹娘是饿死在逃荒的路上了,阿爹临死前还执着我的手,让我继续走下去,活下去……可笑啊,若我当初没有去偷那几张面饼,或许我还能和爹娘一起多走几天,最后,也能饿死在一处……”

秦轲的眼泪落到自己血肉模糊的胸膛上,竟滋滋地冒出一缕白烟:“但那天我逃跑了,像个胆小鬼一样疯了似的往前跑,甚至没有回头去看爹娘哪怕一眼,好像只要我跑得够快,我就能忘了自己是谁。”

“我是谁?”

“我是小豆子。”

“我爹是个老实的农夫,一辈子只懂得种地,可他种出来的粮食五成都得上交给官老爷,于是他只能不停地干活,才能勉强让我们有口饭吃。我娘是个很好很好的女人,能用最不起眼的布头缝出最好看的衣裳,会蒸兔子模样的馒头,无论日子多难,她从不抱怨,即使走在荒原上的时候,也从不说饿,只一遍一遍地给我讲着南边的稻田年年丰收,南边水塘里的鱼会自己跳到大船上去……”

“可害死了他们。”

“即便我能在那场梦里把那些人碎尸万段,又如何?我依旧改变不了这一切。”

心魔仿佛从他的话里听出一丝希望,秦轲的神情转而变得兴奋不已,道:“所以你明白了?那还不快把它放回去,我发誓,将来君临天下的时候,我依旧用你的名字,我会让你的名字被世人铭记千年万年,你将成为这世间的王者!”

“你还在犹豫什么!”感觉到秦轲依旧没有动作,心魔急切起来:“再不放回去,我迟早会被“他”留下的力量烤成灰烬的!”

秦轲叹了一声,如阳光般和煦的笑容替换掉了心魔扭曲的神情,左眼的血红褪成了淡淡的粉色:“可你忘记了,我不只是小豆子。”

他自顾自地说道:“那天我躺在一处废墟里,几乎饿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我想我真的快要死了,头顶上有只秃鹫一直看着我,不远处也有野狗想要过来……”

“但是后来,我师父出现了,他赶走了那只秃鹫,野狗们也不敢接近,他给我喝了几口米汤,然后背着我走出了那片荒原。”

“一路上,他问我叫什么名字,问我是哪里人,之后他笑着跟我说,小豆子这个名字听着像小名,不够响亮。”

“于是他给我起了个新的名字,叫秦轲。”

()